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网络交易监管 » 典型案例 » 正文

网络监管典型案例评析之刷单炒信(一)

发布时间: 2017-06-21 13:43:55   发布人: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来源: 本站原创

 

 

编者按
随着网上交易量在社会交易总量中的比重逐年上升,网络交易中的违法行为也呈现出花样不断翻新、行为越发隐蔽等特点,网络侵权假冒、虚假广告、不正当竞争等问题依然严峻,刷单炒信、网络传销等违法行为比较猖獗,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网络诚信经营者以及平台等多方利益。如何有效去除这些网络 “毒瘤”,是监管部门面临的挑战。国家工商总局自2014年开始,连续开展网络市场专项整治行动,对规范网络交易市场秩序起到了积极作用。各地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近年来也在加大对网络市场违法行为的查处和打击力度,并在网络市场监管和执法的过程中加大创新,比如利用新技术、大数据调查取证,通过加强社会共治、政企合作等方式查办案件等等,都取得了显著成效。
半月刊推出“网络监管典型案例评析”系列报道,把同类型的案例作为一组,以案例分析的形式集中探讨网络市场监管中比较突出的违法问题的监管和执法,一方面由执法办案人员来谈案件办理的思路和心得,另一方面约请不同领域的专家从法理、政策、行业背景等角度加以点评。希望通过深入剖析实践中得来的好经验、好做法,能为基层执法人员的工作带来有益参考和启发。
半月刊2017年第8期“特别策划”栏目作为上述系列的第一部分,聚焦网络市场监管的热门话题之一——“刷单炒信”。
 
网络经营者自己刷单炒信行为
 
一、某商贸有限公司网络刷单案
文/重庆市巫山县工商局 葛文韵)
案情:
重庆市巫山县工商局执法人员在网上检查中发现,苏宁平台某化妆品专营店,月销售量达9000多单,日均销售近400多单,通过查看店铺营业执照及入驻时间,初步判定为涉嫌刷单炒信行为。经查,当事人2016年4月入驻苏宁易购电子商务平台, 6月起利用亲朋好友的信息在苏宁易购电子商务平台上注册买家用户,再假扮买家从店铺虚假购买商品,最后由当事人确认收货完成网络交易。当事人6月份的销售额总计90万余元,进货台账货款为7万余元,其中销售额85万余元由刷单方式产生,实际销售额仅5万余元。
    当事人的行为违反了《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第十九条第(四)项之规定,构成“以虚假交易、删除不利评价等形式,为自己或他人提升商业信誉”的违法行为。重庆市巫山县工商局根据《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第五十三条、《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四条规定,责令当事人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并对其作出罚款15000元的处罚决定。
办案体会:
一是刷单炒信行为发现难。此案当事人属于新设立公司(2016年3月成立),执法人员网络检查时发现一个单品一月销量达400多单,通过进一步统计全店销售量,初步判断当事人涉嫌刷单炒信行为。刷单行为在电商行业屡见不鲜,目前主要有三种存在方式:商家自刷或是请亲朋好友帮忙刷;与其他商家合作互刷;将刷单任务交给专门团队完成。相比庞大的刷单团队活动,本案当事人采用的“细水长流式”自刷行为更为隐蔽,如果不是因为上线时间短且累计销售额高,不符合常理引起注意的话,很难被发现。
   二是定性刷单炒信行为应找准突破口。此案执法人员通过检查进货台账,发现当事人总进货金额为7万元,佐证网店销量高属虚假行为,检查快递运货单和快递费用交接单,发现当事人总快递底单为300份,快递单上表明货物价值总金额不足5万元,事实证明当事人存在刷单行为。
   三是积极拓展案源渠道。对经营范围为通过互联网销售商品的企业进行抽查时,仔细查看企业的财务报表及账目,对商家发布的招聘广告、经营信息等进行细致研判,从中发现案源线索和案件突破口。
二、某宠物用品公司刷单炒信案
文/厦门市同安区市场监管局 曾华磊)
案情:
2016年6月1日,同安区市场监管局根据案件移送函,对当事人的经营场所进行检查,执法人员发现该网店2015年度多笔交易存在异常,如同一买家在间隔很短的时间内多次下单,且下单购买的数量较多,当事人现场无法提供异常订单的付款、发货等信息,涉嫌刷单。
    经调查,该店铺刷单的流程为:店铺管理者通过其个人账户先支付款项给刷单买家,买家购买产品后付款至网店绑定的支付宝,店铺管理者再从网店支付宝转账至其个人支付宝,最后再将预先购买的物流单号输入系统物流信息,完成整个刷单交易。
   根据当事人与店铺管理者黄某签订的《阿里巴巴诚信通合作协议》可以计算得知,当事人2015年实际经营额为169931元。支付宝账户共收入5038767.57元,两者差额即为当事人虚构交易产生的经营额,即4868836.57元。
   综上,当事人的行为违反了《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第十九条的规定,构成虚构交易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根据《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第五十三条之规定,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四条以及《参照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系统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行政处罚裁量基准》JZ-4丙级之规定,责令当事人停止违法行为,消除影响,并罚款人民币20000元。
办案体会:
首先,为顺利查处,办案人员上网查询了刷单的相关报道,并加入刷单平台,了解刷单的各种手法及流程。
   其次,在调查过程中,办案人员先登录网店后台,查询、调取网店销售数量、金额、订单量等相关数据,初步判断是否存在刷单行为。然后现场调取商家实地的进出库台账、物流凭证、财务单据等,进行数据比对,如存在较大差异,则进一步证实存在刷单行为。
   再次,查询店铺支付宝明细账,发现多笔订单存在异常,如:同一购买者在极短时间内重复购买大量商品;多笔款项存在异常转出的情况。     
   通过该案的查处,发现刷单新手段频出,刷单组织者与刷单者、店铺的联系方式已从QQ等通讯软件慢慢转到刷单平台。为逃避监管,店铺经营者与刷单平台一般不通过支付宝进行支付。快递单号则可以从刷单平台批量购买,也可以在线下实际下单,快递包目前完全空包已不常见,一般会放入纸巾等小物品。不管刷单手法多么多变,但只要没有实际的成交,线上线下的数据总会充满矛盾!
 

本文相关资讯
本文暂无相关内容!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声明
版权所有:江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  技术支持:江西省工商管理信息中心  赣ICP备05005978号
技术支持邮箱:xxzx@jxaic.gov.cn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IE7.0以上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