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网络交易监管 » 典型案例 » 正文

网络监管典型案例评析之刷单炒信(二)

发布时间: 2017-06-21 13:47:44   发布人: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来源: 本站原创

 

企业通过平台刷单炒信的行为
——“傻推网”“整点抢”等网络平台炒作商业信誉案
文/杭州市西湖区市场监管局稽查大队 余垒
案情:
2016年4月5日,杭州市西湖区市场监管局接案件线索,反映杭州某公司运营的“傻推网”存在炒作商业信誉的违法行为。该局于当日对该公司的营业场所进行检查,发现“傻推网”页面显示内容存在诸如“刷单平台”、“任务中心”、“佣金”等字样。经查明,该公司从2014年9月至2016年3月通过网络平台吸引注册商家3000家发布炒作商业信誉(即“刷单”)任务,发布刷单任务32万余件,涉及刷单金额2640万元。
   在调查中,执法人员顺藤摸瓜,发现“整点抢”、“领啦网—赚佣金”、“蓝天碧水”等网站都涉嫌网络刷单炒信违法行为,西湖区市场监管局对上述刷单平台同步进行立案查处。经查,上述四家平台涉案刷单金额累计高达1.2亿元,注册商家涉及淘宝、天猫、京东、蘑菇街等国内知名电商平台,涉案商家1.86万家,涉案刷手6.36万名。上述当事人的行为违反了《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第十四条之规定和第十九条第(四)项之规定,西湖区市场监管局根据《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第五十三条之规定以及《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对上述4家刷单平台作出合计56万元的行政处罚。
办案体会:
网络炒信案件查处的难点
一是案源发现难。该系列案件中,除了阿里巴巴提供的线索能够比较精准地查处外,办案人员通过网络搜索到的很多刷单网站,无法匹配出对应的网站运营商家信息,即使找到了网站幕后的运营公司,取得了网站刷单证据,想找到其实际经营地址也绝非易事。
二是案件取证难。刷单案件中,往往真实交易与虚假交易混杂,真假难辨,同时一个网络商家注册若干个刷单账号,要理清每一笔交易的来龙去脉非常困难。
三是证据闭环难。由于调查手段的欠缺,网络刷手与物流公司的涉案证据很难取得。同时,此类案件涉及到的刷单商家遍及全国,由于管辖权的限制,只能对本辖区商家进行处理,其他只能以案件线索的形式移送至属地监管部门。
    网络刷单案件中反映出的问题
一是网络商家的收益大于风险。以该局查处的刷单平台系列案件为例,4家刷单平台涉案商家18624家,经甄别查询能够找到经营主体的商家目前不过50余家。而按照《反不正当竞争法》对其只能处以1万-20万元罚款,刷单平台所受处罚与获得的收益相比,可以用无关痛痒来形容。
二是电商交易平台管理混乱。现有电商交易平台的搜索排名机制,以销售量与好评率作为最核心的权重指标,成交量日益成为最重要的指标,特别是对于新设立的网络商家而言,“刷单找死、不刷单等死”,已不是一句笑话。
三是刷手手法升级,隐蔽性强。从网络注册、领取任务、货款返还,到佣金提现,刷手刷单全程网络化,如果不借助公安技侦手段,难以确定刷手身份。四是监管部门管理手段缺乏,无论是在硬件配备、软件支持、人员素养提升等方面都跟不上经济发展需要,另外法律法规的修订与更新也相对滞后,出现边界不清、主体不明、责权不一、惩处不当等多种问题,亟待解决。
    查处该系列案件的体会
一是要强化省市区三级办案协作机制。在本次系列案件查处过程中,该局组建了以局稽查大队为主,信息办、法规科、辖区所为辅的专案小组。四个部门,分工明确,形成合力。
二是要建立与交易平台之间的协查机制。上述系列案件的查处,一定程度上得益于阿里情报线索的共享。另外,在案件调查过程中,阿里巴巴技术人员提供了数据证据的调取与固定,并提取平台交易数据背后隐藏的刷单商家信息,起到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效果,由单个案件演变成系列案件。
三是要注重案件信息的收集与研判。该局积极收集兄弟局类似案件进行整理、分析、研判,查办案件时形成了具体、详细的预案。

本文相关资讯
本文暂无相关内容!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声明
版权所有:江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  技术支持:江西省工商管理信息中心  赣ICP备05005978号
技术支持邮箱:xxzx@jxaic.gov.cn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IE7.0以上浏览